Global Education Monitoring Report

技术教育、职业教育、高等教育 和成人教育 - 具体目标 4.3

到 2030 年,确保所有男女平等获得承付得起的优质技术、职业和包括大学教育在 内的高等教育

CREDIT: Antoine Tardy/UNHCR. Ala (centre), 22, fled Daraa, the Syrian Arab Republic, in March 2013 with her family. They settled in Zaatari camp, Jordan.

对成人教育参与情况全球指标进行了改进,以涵盖所有正规和非正规教育机会,无论是否与工 作有关。由于提供方多种多样、数量众多,劳动力调查成为比行政数据更可取的资料来源。但是, 调查的问题因国家不同而差异很大,仅有少数几个问题符合更新后的指标定义。为扩大拥有可比数 据的国家数量而将问题标准 化,并非易事。

欧盟劳动力调查侧重于 此前四个星期的正规教育与 培训(而指标的规定是12个 月)。参与率稳定保持在平 均11%,但趋势则因国家而异 (图9)。埃及、约旦和突尼 斯进行的劳动力市场综合调 查局限于受雇用人员、终身 参与和与工作相关的职业技 术教育与培训等方面。调查 表明,拥有技术技能的雇员 年度培训参与率最高为4%。

图9: 欧洲成人教育参与情况保持稳定,但趋势因国家而异

2017年,高等教育毛入 学率达到了38%,但高等教 育总费用中的私人支出部分 在增加。从以学生贷款、补 助、津贴和奖学金等形式提 供的财政援助来看,总的说 来,欧洲负担高等教育的能力最强,撒哈拉以南非洲最弱。大多数 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的高等教育成本超过平均国民收入的60%,几 内亚和乌干达接近300%。

大多数教育系统都提供有针对性的财政支助,但成效差异很 大。世界银行的数据显示,在一些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最贫穷 的五分之一家庭比最富裕的五分之一家庭更难得到政府奖学金。哥 伦比亚和越南等国实行包括多种不同方法的综合政策,可能比单纯 提供奖学金更有实效。

由于提供方多种多 样、数量众多,劳动力 调查成为比行政数据更 可取的衡量成人教育的 资料来源。

去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