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bal Education Monitoring Report

奖学金 - 具体目标 4.b

到2020年,发展中国家,尤其是最不发达国家、小岛屿发展中国家和非洲国家 的高等教育奖学金数量将大幅增长,其中包括在发达国家和其他发展中国家参 与职业培训,以及就读信息通信技术、工程和科技项目的奖学金。

Benjamin Loyseau/UNHCR. Hannah fled the Syrian Arab Republic in 2012.

由援助计划供资的奖学金数额自2010年以来停滞不前,基本保持在11至12亿美元左右(不含估算 的学生费用)。但这一指标没有提供关于奖学金接受者数目或援助计划之外的奖学金接受者数目的 信息。

越来越多的国际留学生从所在地区迁出,但欧洲留学生大多留在欧洲地区,他们的流动性受到 学生交流计划的影响。欧洲学生的外向流动率随着学习层次的提升而提高,学士学位、硕士学位和 博士学位学生的外向流动率分别为3%、6%和10%(图15)。

图15: 欧洲学生的流动性随学习层次的提升而提高

欧盟高等教育学习流动性2020基准表明,欧洲联盟高等学校 毕业生中应至少有20%在国外学习过至少3个月,或学习过相当 于欧洲学分转换系统中15个学分的课程。

来源国机构可以为估算临时流动提供学分方面的数据;目的 地国家应提供学位流动性方面的数据。对于欧盟国家,报告是强 制性的,但欧盟学生在欧洲以外的主要目的地国家中,仅有澳大 利亚、巴西、加拿大、智利、以色列和新西兰提供必要的数据。 美国是数据缺失的重要一环,此外还包括中国、印度、日本、墨西哥和大韩民国。鉴于涵盖范围不 完整,现有的估算(目前远低于20%)可能低估了外向流动性。

欧盟的高等教育战略 中有一项目标:毕业生中 至少20%有过国外学习的 经历。

去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