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bal Education Monitoring Report

学生和专业人员的流动性

随着全球化的不断加深,青年出国留学,掌握技术的专业人员为施展才干,跨境寻求就业机 会。技术人才的流动性给个人、机构和国家都带来了巨大的利益、成本及风险。

CREDIT: Fàbio Duque Francisco/GEM Report. A Romanian Erasmus student in Lisbon: ‘My time in Lisbon helped me learn to be more tolerant, and to look past stereotypes’.

高等教育国际化呈现多种形式

高等教育国际化包含“学术系统和机构,甚至是个人,为应对全球学术环境而采取的政策和做 法”,其中包括学生和教师的流动以及影响到国内外教育的课程、方案和机构。

半数的留学生前往五个英语国家: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联合王国和美国。法国和德国的 留学生比例分别提高到8%和6%,部分原因是由于这两国越来越多地开办英语研究生课程。2016年, 中国、印度和大韩民国占到所有出境流动的25%。欧洲是第二大输出地区,2016年占总数的23%, 但在90万欧洲流动学生中,有76%始终没有离开欧洲地区。

学生决定去哪里接受高等教育,取决于国内一流大学的入学名 额、自身支付能力和国内外教育质量的对比。决定学生能否工作的政 策也可以成为一项推动因素。在政策变化限制了毕业后的工作签证 之后,联合王国境内的印度学生人数在2011至2014年间减少了将近 50%。与此同时,前往澳大利亚和美国的印度学生分别增加了70%和 37%。中国和德国等一些国家试图将留学生留在本国的劳动力市场, 以弥补当地技术人才的不足。

增加收入是大学招收留学生的主要动力。2016年,留学生为美国经济创造了大约394亿美元收 益。在出生率下降、人口老龄化的一些亚洲国家,例如日本,高等教育部门为避免大学院校倒闭关 门,正在努力招收留学生。

墨西哥和美国等国采用流动方案开展文化外交和提供发展援助。巴西和沙特阿拉伯等部分输出 国为海外留学提供补贴,以此作为一项发展策略。

跨国流动的教师可以分为几类:一流大学求之不得的学者;受雇填补当地人员缺口的学者;或 在获得博士学位的国家继续从事自己的职业的“临时学者”。机构流动性可能会降低传统的学生流 动性,但可以为有着多种不同教育需求的更多学生提供服务。大规模开放式在线课程扩大了教育机 会,特别是在发展中国家。离岸、跨境和无国界方案,包括设立分校和地区教育中心,实现了在国 内接受国际教育。


统一标准和承认资历有助于高等教育国际化

为促进学生流动,机构可能需要参与一些复杂的关系和协议,例如双学位和联合学位课程、学 分转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和联盟。各国越来越注重在双边、地区或全球层面统一标准和质量保证 机制。

随着通用学位标准、质量保证机制、资历认证机制和学术流动交流方案的引入,欧洲和伙伴国 家在2010年设立了欧洲高等教育区(EHEA)。这是1999年启动的博洛尼亚进程取得的成果,欧洲联 盟委员会、欧洲委员会以及48个国家的高等教育机构、质量保证机构、学生、工作人员和雇主代表 参与了这项工作。《欧洲地区承认高等教育资历公约》规定欧洲高等教育区国家之间相互承认教育 资历,已有53个国家批准了公约。

其他地区正在效仿上述做法,其中包括东南亚国家联盟(东盟)和东非共同体。在第三届高等 教育地区会议上,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国家同意深化高等教育的区域一体化程度。教科文组织为进一 步巩固这些举措,起草了《承认高等教育资历全球公约》,将于2019年提交各国批准。

欧洲学生交流方案为东南亚学生开办课程

在区域层面将学生交流方案形成制度化,可以大幅增加学生的短期流动机会。伊拉斯谟计划创 建于1987年,并在2014年扩展为伊拉斯谟+,参与这项计划的学生可以到另一个欧洲国家学习3至12 个月,国内教育机构将把这段时间计入他们的学位学习。伊拉斯谟计划旨在提高参与者的跨文化意 识、技能和就业能力,增强欧洲的社会凝聚力。

约有九成的参与者报告说,这项计划帮助他们增强了适应能力,开阔了心胸,培养了宽容精 神。有证据表明,欧洲学生的流动性提高了他们的就业能力。然而,对决定学生流动性的数据进行 评估,可以更加细致地剖析公平问题。2015/2016年,在家长为专业人士的联合王国学生当中,约有 4.4%参加了伊拉斯谟+计划,而低技能家长的学生参与比例仅为2.8%。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差距 越来越大。

2015年,东盟和欧洲联盟启动了欧盟支持东盟地区高等教育(SHARE)方案,旨在助力协助区 域高等教育系统。增强流动性的障碍主要来自区域利益攸关方缺乏协调行动。与欧洲不同的是,东 盟国家的学分转换制度差异很大。


承认专业资历,可以最大限度地收获国际劳务流动 的惠益

承认专业资历,有助于促进技术劳动力的移徙并发挥最大效益。在经合组织国家,在受过高等 教育的移民当中,有超过三分之一的人对于工作岗位而言资历过高,而这个比例在当地人当中只有 四分之一。在美国,大学毕业的移民被大材小用,他们丧失的那部分收入每年可能造成102亿美元税 收损失。

不过,承认相关资历的系统往往比较落后,或是各自为政,无法满足移民的需求。流程复杂, 耗时长,成本高,通常只有少数人提出申请。要提高工作成效,评估机构、许可机构和学术机构可 以统一各项要求和相关程序。政府可以确保机构遵守公平、透明的程序并采纳最佳做法。丹麦的做 法表明,确立关于承认资历的合法权利也有助于吸收人才和提高效率。德国在2012年颁布法律,使 外国国民的资历获得承认,无论其居留身份或公民身份如何。

假如资历得不到承认,移民就不能合法地从事教学和护理等受管制行业,尽管很多目的地国家 都存在职位空缺。部分承认可以有所帮助。申请者可能需要通过考试,在监督下工作一段时间, 或不得履行某些职能。《欧盟职业资格指令》允许具备经认可的资历的部分专业人员在欧盟各地执 业。要确立和维持这种自动承认资历的做法,需要作出坚定的政治承诺和投入大量资源,类似的协 议很少见。

教师移徙的裨益和风险

教师可能会因工资低、失业、政局不稳、工作条件恶劣和缺乏基础设施而迁移。但是,教学往 往属于受管制职业,必须遵守国家资历要求,这对于移民构成挑战。

由于关于教师资历的规定往往涉及语言能力,大规模的教师流动往往出现在具有共同语言和文 化特性的国家之间。高工资吸引了来自埃及和其他阿拉伯国家的教师,从而推动扩大了海湾合作委 员会国家的教育系统。目前,各国正在用英语取代阿拉伯语作为教学语言,讲英语的新任教师也正 在取代埃及和约旦教师。

教师的移徙可能会在原籍国造成教师短缺的多米诺效应。例如,联合王国从牙买加和南非等国 招聘教师。南非为解决国内教师短缺的问题,也从国外招聘教师,特别是从津巴布韦。近几十年 来,加勒比国家的教师大量外流,主要原因在于英美两国开展了积极的招聘工作。

从教师培训和教师教育投资以及整个教育系统来看,输出国可能损失惨重。这种担心促使各方 提出了关于承认输出国权益的国际倡议,例如《英联邦教师招募议定书》。但是,这部议定书是不 具备约束力的行为准则,无法限制希望外迁的教师个人。

跨国招聘教师是一项有利可图的生意,引来了商业机构的介入。商业机构极少受到严格管束, 它们可能收取高额安置费或者提供不充分的信息,这就使得输出国和接收国都要求对招聘机构进行 登记注册。

人才流失不利于较贫困国家

在174个国家和地区中,四分之一以上国家的高技能人口外迁率超过20%,其中包括拉丁美洲和 加勒比地区的格林纳达和圭亚那、欧洲的阿尔巴尼亚和马耳他、以及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厄立特里亚 和索马里(图5)。

较富裕的国家积极争夺技术工人,导致人们担心由于技能流失,移民外迁可能会妨碍输出国的 发展。然而,除汇款的影响之外,技术移民的前景可能会刺激输出国的教育投资。为本报告所作的 分析发现,高技术人口的移民率达到14%,对人力资本积累产生的积极影响达到最高点。在将原籍国 和目的地国的特点计算在内之后,移民前景在174个国家中的90个国家形成净人才流入。

一些国家,特别是亚洲国家,有更多公民带着宝贵的技能学成回国。菲律宾出台了归国者政 策,让他们与认证服务部门和潜在雇主建立起联系。

图5: 一些国家超过五分之一的高技能人口移民海外

职业技术教育是提供给移民和难民的工具

有两个问题影响到移民和难民的职业技术教育与培训(TVET)计划。

首先,有多项障碍降低了移民和难民希望通过职业技术教育与培训学习技能的需求。初期的失 业、就业不稳定以及工作岗位的不相称,使得移民的技能投资获得回报较少。在爱尔兰和立陶宛等 国,无证移民和寻求庇护者可能没有合法的工作权利,这不利于他们参加职业培训。众多办学方和 多个切入点,使得进入职业技术教育与培训系统可能会很困难。不过,办学方和公共就业服务机构 可以将移民与相关雇主联系起来,帮助移民获得工作经验。德国的“欢迎导师”支持中小企业从新 移民中招聘技术工人。2016年,3 441名难民被安排接受了培训。

其次,此前的学习得不到承认,损害了难民获得体面工作或是进一步接受教育和培训的能力。 移民和难民不太可能随身携带各种资格证和证书,而且由于职业教育系统的差异较大,职业技术教 育与培训证书可能不像学位证书一样便于携带。2013年,挪威开始施行“无可验证文件人员认证程 序”。在当年获得资历认证的难民有半数以上找到了相关工作,或是继续接受教育。政府间合作同 样有助于促进承认、核实和认证相关资历。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与埃及、伊拉克、约旦、黎巴嫩缔 结了国家资历承认协定。

去年